• 首页 > 小说大全 > 容舒煊沈知涯白梦浅

    小说容舒煊沈知涯未删减版阅读

    作者:佚名

    书名:容舒煊沈知涯白梦浅

    更新时间:2022-11-14 18:02:39

    来源:longzhu

    《容舒煊沈知涯白梦浅》是作者佚名最新创作的小说,容舒煊沈知涯是《容舒煊沈知涯白梦浅》的主角,精彩内容不容错过。寂。谢长寂当即冷冷扫向众人,甩出一句——“上次与陈国一战,战势凶险,多亏梦浅提出‘火石之计’,才得以获胜,陛下龙颜大悦,特此准许梦浅以女儿之身进军营,你们还有异议吗?”众人不敢再说话。花向晚......
    小说容舒煊沈知涯未删减版阅读

    《容舒煊沈知涯白梦浅》章节预览

    谢长寂说完,众人喧哗。

    “女军师?可律法规定,女人不得入军营啊!”

    “花军师又没有做错什么,为什么让别人代替她的职位?”

    “就是,白梦浅区区一介歌姬,怎么懂行军布阵?又如何配得上手握三十万人马的谢将军?”

    白梦浅听到‘歌姬’两字,很是委屈看向谢长寂。

    谢长寂当即冷冷扫向众人,甩出一句——

    “上次与陈国一战,战势凶险,多亏梦浅提出‘火石之计’,才得以获胜,陛下龙颜大悦,特此准许梦浅以女儿之身进军营,你们还有异议吗?”

    众人不敢再说话。

    花向晚却惨白了脸,不可置信的看着谢长寂。

    明明‘火石之计’是她提出来的,他也知道那是自己唯一求得皇上恩赦,可以恢复女儿之身的办法。

    但他却毫不犹豫把救命机会给了白梦浅!

    可笑她之前还幻想,和谢长寂并肩征战,比翼双飞。

    如今,一切都成了奢望。

    花向晚再也待不下去,狼狈跑出营帐。

    寒风迎面,花向晚委屈的泪水也瞬间夺眶而出。

    刚走几步,就被人从背后拽住。

    “少城兄,你当众甩脸色,不怕谢长寂让你吃教训啊?”

    花向晚不用回头,都知道来人是谢长寂的弟弟,谢长轩。

    因为整个军营,只有谢长轩才会这么吊儿郎当。

    花向晚忙伸手擦掉眼泪。

    谢长轩见到她红肿的眼睛,先是一愣,而后长臂一伸,搂过花向晚的肩膀。

    “不就是被撤职了,你足智多谋,等以后立了功还不是能官复原职,男儿有泪不轻弹,别哭了!”

    男儿……

    谢长轩的话如同一记冷刀,狠狠地插进花向晚的心里。

    对,她如今是兄长花少城,也一辈子只能是花少城。

    所以从一开始,她和谢长寂之间就是一局死棋,可她却妄想走出一条生路。

    花向晚甩开谢长轩的手:“我的事,就不劳少将军费心了。”

    说完,埋头离开。

    深夜,营帐外。

    花向晚带着几个小兵巡夜。

    她撤去军师职务后,成为巡视队的将领。

    “你们两个去东边巡视,我去西边。”

    “是!”

    两个小兵领命离开,花向晚提上长剑,举着火把,开始往西面巡视。

    漆黑的暮色,头顶零散星光。

    突然一阵大风,吹灭火把,偏偏这时,地面忽然塌陷——

    “啊!”

    花向晚摔进一个坑内,右腿狠狠地撞上一个石头

    缓了半天后,她才撑起身子,但试了很多次,右腿都疼得厉害,怎么也抬不起力气。

    她只好从怀中摸出一个信号弹。

    这是谢长寂给她的,他说,任何时候,只要发射这个信号弹,他都会来救她。

    花向晚拉响了信号弹,绚丽的火花在空中炸开,她默默祈祷希望谢长寂能看到。

  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周围丝毫没有动静。

    夜空又下起了雨。

    雨水很快浇湿了衣服,花向晚冷的发抖,只好忍着剧痛,想办法爬出深坑。

    这晚的夜很凉,谢长寂始终没来。

    天光微曦。

    直到十指指甲尽断,花向晚才裹着鲜血污垢爬出深坑。

    而她还没来得及喜悦,就一眼见到了不远处,衣着一尘不染的白梦浅。

    却见白梦浅灿然一笑,说出那句:“长寂说要给你一个教训,故意不来救你,但没想到你爬出这个深坑,竟需要一夜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