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 > 小说大全 > 一见商君误终身

    (一见商君误终身)在线阅读(宁筝筝曲怀商)是主角小说免费阅读

    作者:难得糊涂

    书名:一见商君误终身

    更新时间:2022-11-14 17:45:36

    来源:mp

    五星好文《一见商君误终身》,是一部主人公为宁筝筝曲怀商的言情文,本文由网络金牌写手“难得糊涂”创作编写,主要讲述主人公之间幸福甜蜜的爱情故事。书中精彩章节:第一章 大婚受辱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,你就穿这个来迎接我?大红花轿停在槐树下,本该张灯结彩的曲府,门上却挂着白绫。宾客全无,倒有哀乐声不断响起就算你难以接受我,可我嫁你,也是凌阿姐临终所托。宁筝筝双眼含泪,红色的盖头被她死死攥在手中,凤冠霞帔上沾满泥泞。够了,你不配提她!曲怀商愤怒地打断她。话一落,......
    (一见商君误终身)在线阅读(宁筝筝曲怀商)是主角小说免费阅读

    《一见商君误终身》宁筝筝曲怀商精选:

    第一章 大婚受辱

    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,你就穿这个来迎接我?

    大红花轿停在槐树下,本该张灯结彩的曲府,门上却挂着白绫。

    宾客全无,倒有哀乐声不断响起

    就算你难以接受我,可我嫁你,也是凌阿姐临终所托。

    宁筝筝双眼含泪,红色的盖头被她死死攥在手中,凤冠霞帔上沾满泥泞。

    够了,你不配提她!曲怀商愤怒地打断她。

    话一落,一瞬的白光将天际闪成两半,惊天的巨雷滚滚而来。

    分明是你设计陷害,谋害了她的性命,还敢来此装无辜?从古至今,没有一个杀人凶手,能够逍遥法外!

    杀人凶手?

    宁筝筝只觉得这话字字诛心。

    坏女人,出去!

    我们家不欢迎你!

    一对长相一般的双生子,各自端了一个盆出来。

    慕儿和弦儿一挥手,盆里的臭水和土灰泼了宁筝筝一身。

    宁筝筝愣在原地,半晌:慕儿,弦儿,我哪里是坏人。我还陪你们上树掏鸟蛋,下河捉鱼虾

    两个孩子紧抿着唇,对视一眼,神色从慌乱变成了坚定:

    你害死了我娘,你就是坏人。

    这儿是曲府,这儿不欢迎你。

    你们宁筝筝百口莫辩,抬袖抹泪。

    曲怀商上前一步,双臂一张,将两个孩子牢牢护在怀中。

    宁筝筝抬眸直视着曲怀商,今日凌阿姐祭日,我都来这儿了,不如,你让我进去给她上一炷香再走?

    曲怀商咬紧后牙,他们这桩婚事乃圣上赐婚,百官作证。但凡不满,皆是藐视皇威。

    带宁小姐去祠堂。

    宁筝筝嘴角露出一抹苦笑,跟着家丁走了进去。

    哀乐声此起彼伏,宁筝筝一身大红嫁衣,与祠堂里的一切相比,显得格格不入。

    她看着立在中间,写着‘吾妻曲凌氏之位’的灵牌后,眼角的泪水流下。

    宁筝筝跪在蒲垫上,手举着焚香,诚恳地朝凌玥牌位三拜。

    那日大火,断裂的屋梁重重砸下,是凌玥挺身而出,替她挡下了那致命一击。

    三拜过后,宁筝筝正要起身。

    不料,曲怀商上前,拽走她手中的香,扔在地上,狠狠踩了好几脚。

    接着,两个嬷嬷上前,将她死命地按在地上。

    放开我!

    宁筝筝挣扎着。

    你们这是要做什么?

    她满目不解地看向曲怀商。

    男人默然地行至她面前,声音冰冷:

    宁筝筝,看在过去情分上,我再给你一次机会,去宫中把这门亲事退了。

    宁筝筝怔怔地看着他:不可能!

    她嫁给曲怀商,可不单单是为了凌玥。

    更多的,是多年的执念。

    宁筝筝无父无母,与哥哥相依为命。素日里最喜欢女扮男装,凑进才子堆里吟诗作赋。

    连着三年在京中夺冠,更有竹争公子的雅称在外。

    京中竹争公子称第一,文状元曲怀商称第二。

    世人皆知两位公子雅俗相投,却不知宁竹公子乃女儿身,更一直仰慕着状元郎。

    那你便跪在这儿,什么时候愿意退婚了,什么时候再起来!

    曲怀商气恼地话,将宁筝筝的思绪拉了回来。

    第二章 摔碎牌位

    夜深人静,火盆里火光摇曳,宁筝筝一边往里面添纸钱,一边念叨:

    凌阿姐,筝筝来看你了。

    那日你的请求,筝筝也答应了。

    只是曲哥哥一口咬定是我害死你的,恐怕这以后,麻烦事还不少。

    不过你放心,我会替你照顾好两个孩子。你交代的事,我也会替你守护。

    至于我和曲哥哥之间,相信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

    宁筝筝坚定地抬头,视线对上凌玥牌位时,却被一旁供奉的一块玉佩吸引。

    不由上前,将其拿在手中。

    那是一块圆形白玉,又透又亮,握在手中温度正宜。

    但仔细一看,玉佩的后面印着凌氏图腾——黄金巨蟒。

    凌阿姐是庶女,很不得凌家人宠爱,就连这玉佩都是当初嫁进曲府时才有的。

    凌阿姐的生母去世的早,她对凌家也没多少感情。

    这玉佩也只有在重要的场合,才会佩戴,怎么会碎成这般模样。

    倒是凌家的那个嫡女——名唤凌珠的,却很喜欢佩戴,恨不得挂在脸上,好让人知道她的尊贵。

    以前凌阿姐没得玉佩时,那讨人厌的凌珠天天来炫耀,毕竟,这玉佩是凌家人的身份象征。

    宁筝筝举起玉佩打量,心中满是疑惑。

    坏女人,谁叫你站起来的!

    话落,慕儿的小身影冲过来,一脚踢在宁筝筝腿上。

    宁筝筝毫无防备,若非扶住桌子,怕是要摔倒。

    不等她站稳,弦儿也举着弹弓冲过来。对着宁筝筝的脸,就是一阵弹珠攻击。

    宁筝筝四下躲,好不狼狈。

    慕儿见女主只有躲的份,再次出拳。

    面对这两个孩子,宁筝筝苦不堪言。

    弦儿,你手中的弹弓,还是筝筝姨做的。这才过了几天,你就拿它来对付我吗?

    慕儿,筝筝姨教你拳法,是要你保护你娘亲,不让她受到伤害,不是让你拿它用来对我的!

    双生子心有灵犀,对视一眼,便得知对方心意。

    慕儿作为大哥,沉闷道:你害死我娘,还说什么大道理。

    今天你被我弹弓打死,也算是赎罪了。弦儿接话。

    随后,两孩子又想继续。

    宁筝筝闭了闭眼:你们再像刚才一般对我,我可就要生气了!

    回应她的,是弦儿射在她手心的痛。

    宁筝筝吃痛,手中的玉佩差点掉在地上,她急忙放在桌上。

    弦儿,我真的生气了哦!

    慕儿见状,伸胳膊打出一空,踢出的一脚却结实的落在宁筝筝膝盖处。

    弦儿手中弹珠没了,干脆拿起一旁火盆砸了过来。

    宁筝筝侧身一躲。

    只听得嘭一声,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。

    宁筝筝凝眸望去,地上静静躺着凌玥牌位。

    够了,不许在你娘灵位前放肆。宁筝筝爬起来,怒声训斥。

    她不是打不过两个孩子,她是不想动手。

    可现在,凌玥的牌位被这两熊孩子摔在地上,碎成一地。

    宁筝筝是真的生气了。

    慕儿与弦儿对视一眼,哇哇两声后,哭得震天响。

    第三章 恩将仇报

    这是谁干的!

    曲怀商被哭声引来,见到地上碎了的牌位,瞳孔地震,心也被人狠狠揪住。

    慕儿一头扎进曲怀商怀里,哭啼道:爹爹,是她,她摔了娘亲的牌位。

    宁筝筝又是一惊,难以置信地看过去。

    弦儿接话:是啊,爹爹,我们把坏女人赶走好不好。

    曲怀商弯腰,一点点将凌玥的牌位捡起。

    宁筝筝睁着一双无辜的眸子,一动不动地看着他。

    宁筝筝,吾妻生前对你不薄,你恩将仇报谋害她。

    为什么,连她的牌位都不放过?!

    曲怀商像是一只暴怒的狮子,拎起宁筝筝的领口,就把人拖到了祠堂外。

    大雨下着,宁筝筝被丢在院中央,四周没有树木遮雨,瞬间,便被淋成了落汤鸡。

    宁筝筝这副愿打愿挨的模样,更令曲怀商生气。

    他将碎了的牌位放在宁筝筝手中:我本打算叫你跪到后悔,自己去宫中把婚退了。

    既然现在你给脸不要,那我们就死耗着。

    宁筝筝抬眸看着他,面上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。

    从今天开始,你便跪在这儿好好思过,没有我的命令,任何人不许叫她起来。

    曲怀商话落,长袖一甩,带着两个孩子离开。

    大雨下了一天一夜,宁筝筝跪在院中,任由大雨浇在身上,直到她眼前一黑

    宁筝筝在客房中醒来,坐在床上,沉思了许久。

    直到外面一阵乱哄哄的声音传来。

    外面在吵什么?

    凌家二姑娘上门了,说要取一些凌家大姑娘的旧物回去供奉着。

    回话的,是宁筝筝的奶娘。

    宁筝筝淡淡地看了一眼,别过头,心里泛酸。

    曲府中人,对那凌珠的态度都比对她的好。

    等等,不对!

    凌家人从来都瞧不上凌阿姐的,尤其凌珠与凌玥更是不合。

    凌珠怎么会好心带凌玥的遗物回去。

    宁筝筝从床上爬起来,穿着鞋子跑出去。

    姑娘?大夫说你受了风寒,不能乱跑

    奶娘的话,宁筝筝一句都没有听到心里。

    怀玥院,凌珠已经被拥进去,且已经吩咐手下,要动手翻凌玥生前的衣柜。

    就在他们要打开时,宁筝筝出现在屋外,厉声道:住手!

    凌珠闻声看过来,见是宁筝筝,脸上重新挂上了得意的笑容。

    还当是谁,这不就是那位当街被辱,差点儿进不了曲家门的宁姑娘么。

    请尊称我曲夫人。

    宁筝筝可以在曲怀商面前低头,却不能在凌珠这儿输半分。

    有住在客房的夫人吗?凌珠嘲讽一笑。

    你若是对我这桩婚事有异议,大可去找圣上。宁筝筝抬脚往屋里走。

    都出去,这个房间不允许任何人进来。

    宁筝筝,这是我大姐的房间,我们不过是来取走一些她的旧物,你凭什么阻拦?!

    凭我现在是曲怀商的夫人,凭我是凌阿姐生前最信任的义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