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 > 小说大全 > 882943

    882943全文免费阅读-882943无弹窗

    作者:梫木

    书名:882943

    更新时间:2022-11-14 17:42:50

    来源:mp

    火遍全网的小说《882943》以沈乔念陆久辞为主角,以女主的视角来叙述让人有强烈的代入感,梫木 是这部小说的原创作者,详情叙述:第一章梁城,夏末。明德高中,校外窄巷内。沈乔念,别怪我没提醒你,艺考生的保送名额是冉姐的!一个挑染了几撮红毛的女孩语调尖锐:你要是敢跟她争,信不信我们打断你的腿!而在她的对面,穿着舞蹈服的沈乔念攥紧手提袋,后撤小步。她知道,这是钟冉然叫来的人。她和自己都是高三的舞蹈生,但保送名额只有一个。沈乔念看着 ......
    882943全文免费阅读-882943无弹窗

    《882943》沈乔念陆久辞精选:

    第一章

    梁城,夏末。

    明德高中,校外窄巷内。

    沈乔念,别怪我没提醒你,艺考生的保送名额是冉姐的!

    一个挑染了几撮红毛的女孩语调尖锐:你要是敢跟她争,信不信我们打断你的腿!

    而在她的对面,穿着舞蹈服的沈乔念攥紧手提袋,后撤小步。

    她知道,这是钟冉然叫来的人。

    她和自己都是高三的舞蹈生,但保送名额只有一个。

    沈乔念看着昏暗逼仄的小巷,佯作冷静:麻烦让一下,我要回家了。

    话落,她低垂眼帘绕过他们就走,肩膀却倏地一痛!

    红毛妹狠狠推搡了她一把,语气狠厉:跟你说话呢,你装什么清高?看来不给点教训是不行了!

    沈乔念跌倒在地,手掌被粗糙的石子擦伤。

    红毛妹拎着棍子逼近,她还没站起身,一道慵懒的嗓音就落进耳中:你要给谁教训?

    眼前投下大片阴影,红毛妹失声:陆、陆久辞你怎么会在这里!

    陆久辞,听到这个名字,沈乔念愣了瞬。

    是那个人尽皆知的问题学生!

    他左耳银色耳钉闪着微光,吊儿郎当地挡在自己面前:你进医院前的最后一句话,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

    红毛妹面皮一颤,领人转身就跑:赶紧走,陆久辞我们惹不起!

    一群人仓皇而逃。

    窄巷里只剩沈乔念和陆久辞二人。

    她刚要起身,面前就多出了一只手:还能不能站起来?

    沈乔念看着他掌心那两道未愈合的疤痕,蹙了蹙眉:谢谢,我不需要。

    陆久辞闻言,低头看了眼自己布满老茧的手。

    他嗤笑着收回,俯视地上的沈乔念:也是,我们这种粗人怎么能碰金尊玉贵的沈大小姐?是我不识抬举了。

    沈大小姐这四个字,像生满尖刺的藤蔓缠住沈乔念的心。

    在母亲租豪车送她来开学报道后,学校里有许多关于她身份的传言。

    但究竟是千金小姐还是破落户,只有她自己清楚。

    沈乔念紧抿着唇,没有理会陆久辞的冷讽,撑起还有些发痛的腿起身离开。

    入夜,南水小区。

    一栋老旧筒子骨楼,外墙已很是斑驳。

    沈乔念推开门,粉尘扑面而来。

    坐在沙发上的沈母发髻盘得又紧又高,她掀了掀眼皮:回来了赶紧去洗澡,这周末记得去和霍董家的儿子聚餐。

    沈乔念换鞋的动作一滞,她知道母亲费心培养她就是为了将她卖个好价钱。

    但她也无权拒绝。

    闷声应了句是,沈乔念转身回了房间。

    她按亮书桌台灯,从抽屉里拿出一本带锁的日记。

    沈乔念攒着笔,等到墨水凝成点,才写下一句:陆久辞好像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坏。

    一夜无梦。

    翌日,明德高中。

    沈乔念刚踏进教室,只见钟冉然就领着一群小太妹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。

    她声音尖利:沈乔念,想不到你看着文静私底下却挺有手段,竟然能勾引到陆久辞。

    沈乔念闻声一怔,无视着往自己位置走去。

    可身后的钟冉然依旧不依不饶,继续讥讽:你应该知道,在明德早恋是会被退学的吧?

    沈乔念脚步一顿,怔怔回过头去。

    她正要问是什么意思,却见黑板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——

    陆久辞沈乔念在谈恋爱!

    第二章

    沈乔念一瞬僵在原地。

    她看着钟冉然掂着部手机走进,神情无比得意:沈乔念,算你倒霉!你的保送名额——

    说到这,钟冉然手里的手机被人劈手夺走。

    她一怔,转头想也不想地回头骂:谁啊!哪来的狗胆敢抢我的手机?!

    话落,正对上陆久辞玩味的俊脸。

    他手指滑动,把昨天被偷拍的照片删了个干净,抬眼看向钟冉然:是我,怎么了?

    钟冉然顿时噎住。

    她讪讪拿回手机,离开时狠瞪了沈乔念一眼。

    她低声恐吓:沈乔念,小心你的腿。

    沈乔念身形一颤。

    而陆久辞也看向她,吊儿郎当的提醒:要上课了,你还不回座位?

    沈乔念敛神,又轻又快地道了句:谢谢。

    放学后,舞蹈室内。

    等身镜映照出沈乔念曼妙身段,还有窗外靠在栏杆上陆久辞的视线。

    从下课铃响到现在,他一直跟着自己。

    舞蹈老师拿着教鞭,轻轻敲在她的腰上:再下去一点!压下去!

    大腿传来撕扯的痛意,沈乔念也只是咬牙隐忍。

    等到她快要将自己叠起来的时候,老师才松开手。

    沈乔念瞬时卸了劲,低喘着抬头,老师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:今天就到这里。快艺考了,都抓点紧!

    沈乔念抿了抿唇,披上了外套,最后一个走出舞蹈室。

    陆久辞依旧靠在走廊,天色渐晚。

    沈乔念佯作没有看见,转身就走。

    而陆久辞也不多说,只是亦步亦趋。

    而之后的每一天,放学后陆久辞都会这样跟着她。

    他们一前一后,始终保持着三米的距离,从不交流。

    就这样维持了整整一个月。

    日记本上关于陆久辞的话越来越多。

    这天,沈乔念刚下早练。

    她停住脚步,倏地转身:陆久辞,你没有自己的事吗?

    情势突然,陆久辞脚步陡然一滞。

    很快,他又变回懒散模样:有,但少。

    他说得坦然,沈乔念咬了咬下唇,鼓起勇气又问:你要跟着我多久?

    陆久辞耸肩:考完试吧,我乐意。

    干干脆脆的一句话,砸得沈乔念哑口无言。

    她当然知道陆久辞保护自己。

    有他在,那些混混只敢在旁边恶狠狠看着,再也不敢上前。

    沈乔念正想说些什么,耳边忽然又传来陆久辞的声音:痛不痛?

    她困惑抬头:什么?

    陆久辞扬了扬下巴:把自己叠起来不痛吗?

    沈乔念喉中一哽,眼睫不由得轻颤。

    从来只有人看她站在舞台上够不够完美,没有人问过她痛不痛。

    她倔强地别过头去:习惯了。

    习惯忍痛,习惯不承认痛。

    因为母亲不允许她喊痛。

    想到这,沈乔念眼神蒙上层雾,朝着教室方向走去:上课要迟到了。

    两个人再次一前一后的走着。

    倏地,操场上的喇叭传来几声刺耳电流声:请高三(1)班的沈乔念、陆久辞听见广播后来教务处。

    沈乔念一怔,心中上涌阵莫名不安。

    她本能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陆久辞,张了张唇瓣。

    可不等她说话,陆久辞却率先开口:别怕,我经常去。

    沈乔念阖了阖眸,只能朝前走去。

    教务处门口。

    陆久辞第一次走到了沈乔念的前面。

    她看着少年的背影,脚步变得缓慢。

    下一秒,那敞开缝隙的门里传出了自己母亲刻薄尖锐的声音——

    我女儿品学兼优,绝不会跟一个混混早恋,都是这个不学无术的小混混带坏了她!

    第三章

    沈乔念耳边嗡嗡作响。

    她下意识抬头看向陆久辞,正对上他眼眸:我

    沈母一把把她拽进来:他是怎么带坏你的,赶紧交代清楚!

    沈乔念脑中懵然:交代什么?

    这句话换来沈母更重的怨恨。

    她将砸烂锁的日记本摔在地上:你日记里不都写了吗?陆久辞是怎么缠着你的,再给老师们说一遍!

    日记本被摔开,纸张和她的心事散落一地。

    沈乔念手脚发麻,声音由小及大:你为什么要看我的日记?!

    为什么从不顾她的感受,为什么可以肆意控制她的人生?!

    就凭她生了她,就可以肆意践踏她的自尊吗?!

    沈母更怒:我不看,我等着你被他带去舞厅和她妈妈一样做舞女吗?!

    话还未完,一直沉默着的陆母突然上前:你什么意思!

    沈母讽笑:我难道说错了吗?

    她眸光转向陆久辞,继续说着:我女儿前途无量,要是因为你耽误她保送,你赔得起吗?

    沈乔念看向不远处的少年,他垂着头,身侧的手松了又紧。

    在这一刻,她心底涌出无数荒唐念头。

    如果现在陆久辞愿意带自己逃跑,那去哪里都无所谓。

    她早就受够了。

    可下一秒,陆久辞低沉声音传来:沈乔念没有和我早恋。

    是我单方面纠缠她,都是我的错。

    话落,教务处一片死寂。

    沈母得意一笑:都听见了吧?这件事可不能再怪到我女儿身上了。

    陆母拽了一把陆久辞:加上这个处分你就真要被退学了!

    你还要我跳多少舞去赚钱买学校给你上,你为了她,自己的前途都不要了吗?!

    老师神色复杂的看向二人:你们先回教室吧。

    沈乔念发懵,被陆久辞带出了办公室。

    两个人再次一前一后的走着,沈乔念看向陆久辞的背影,声音很轻:为什么

    明明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,为什么要认错?

    而陆久辞没有回头。

    他声音发沉,充满疲惫:你妈说得没错,我这种人只会耽误你。

    沈乔念想解释:她

    可才开口,就被陆久辞打断:就到这吧,沈乔念。

    我接近你,不是想看骄傲的白天鹅低下脖颈。

    少年的背影在沈乔念的视线之中不断缩小,消失不见。

    回荡在她耳边的,只有广播声——

    高三(1)班陆久辞、沈乔念违反我校规章制度,造成不良影响。

    现经决定,给予沈乔念警告一次,陆久辞留校察看处分。

    一个月后,学校天台。

    沈乔念浑浑噩噩的坐在墙角,看着自己手机上的课表发懵。

    从那天之后,她再没见过陆久辞。

    手机忽然传出刺耳铃声。

    她垂眸看去,是沈母打来的电话。

    按下接通,沈母的声音传来:沈乔念,你究竟要胡闹到什么地步!

    舞也不跳了课也不上了!你是要逼死我吗?!

    屏幕上忽然跳出条短信。

    发件人是陌生号码,却叫沈乔念瞳孔骤缩。

    她颤着手点开了短信。

    短信很长,写着陆久辞密密麻麻的叮嘱与劝诫。

    沈乔念眼眶渐红,氤氲着水雾。

    透着泪,视线变得好模糊。

    她只看得见短信的最后一句话——

    沈乔念,以后你就当我死了。